一瞬温暖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406 更新时间:2019年07月27日14:45:33 打印此页 关闭

母亲这一句总结,让家里人沉默了很长时间,连115会员的姐姐自己也为此觉得羞愧,似乎一旦嫁给姐夫,就会跟着陷入社会最底层,永远翻不了身。很长一段时间,家里人不再讨论这门婚事。后来,姐夫买了大包的东西,骑着摩托车飞奔到我们家。为了礼节,父母勉强留他在家吃饭。115会员的我以为他会慷慨激昂发表一番演讲,可直到饭吃了一半,他也没扯到正题上去。最后,一家人面面相觑,不知这饭该如何收场,这时,姐夫将一整杯酒一饮而下,涨红着脸说:爹,娘,我保证,不管我这辈子吃多少苦,都不会让小潭受一点委屈。

  就这一句话,让姐姐下定了决心,嫁给姐夫。而父母也叹口气,闪身放了行。

  姐姐结婚后很快便生了孩子。那一年,115会员的姐夫没有出去打工,一心一意守在家里,地里不忙的时候就找些散活干。等孩子长到一岁多,可以省些力气的时候,115会员的姐夫开始跟着外乡的包工头到省城去干建筑。虽然同在省城,我和姐夫却从没见过面。我曾试图打听他所在的建筑队,但115会员的他们就像逐草而居的牧民,哪里有丰美的水草,哪里就是栖息的地方,等到一栋气派的大楼拔地而起,城里人蜂涌进去,他们这些流汗流血的人,被老板用一些钱就打发走了。

  我照旧读我的书,为毕业后能留在这个城市里而努力着,让低处的自己登临到那理想中的高处。这样的努力,最终让我在两年后成功留在了这座城市,成为一名人人羡慕的报社记者。

  听姐姐说,姐夫知道我当了记者,兴奋得一宿没睡好,第二天便找到报社,要跟我见一面。可惜他只知道我的小名,我毕业的学校他也记不清楚,最后门卫当115会员的他是个骗子,把他赶走了。不知道姐夫有没有为此抱怨过什么,但他从此都没再找过我,也不在工友们面前提起我这个可以为115会员的他们打抱不平的记者。

  我忙着让自己的生活更好一点,无暇去关注姐夫的生活。甚至有一次,他们的工地就在离我们报社几百米远的地方,我却没能去看望他一次。只是偶然机会从母亲口中得知,在那里,115会员的他的脚被从天而降的水泥包砸伤了,舍不得在省城住院,被老乡接回家去休养。又因为拖着不去治疗,只在家里进行简单的包扎换药,差一点感染……

  在听这些的时候,我感觉就像在听别人的故事,在报纸上,常常会有一些关于民工的事故,我习以为常。而姐夫,他也当这是命运给予自己的一切,早就习惯了吧,因为,当115会员的我打电话给他表示慰问时,115会员的他只是憨厚地笑笑,说,没啥,干这个,磕磕碰碰是常有的事。很多时候,115会员的他也真的将这些当成了生活的常态。我们偶尔相聚,他讲起工头无理克扣工资,工友发着高烧爬脚手架,逛超市时被服务员贼一样盯着……所有这些,115会员的他像讲家长里短一样,语气淡然。

上一条:父亲 下一条:孩子,你那边有雨